孟小青青

读书文笔记

看黎贝卡的公众号被种草了香氛蜡烛。

从来不懂香水也不喷香水的我,去台湾时买了平生第一瓶也是唯一一瓶香水,首先是被漂亮的香水瓶造型所吸引,然后闻了闻,不讨厌,就买了。至今束之高阁中。总结教训,是别贸贸然购买香味产品,如果不喜欢,妥妥变浪费。

既然有心思买香烛,就担心会不会买到不喜欢的香味。看介绍说做香烛的名家祖马龙其实更是香水名家,她家的香烛和香水几乎是同味系列,所以,在某宝上查到居然有祖马龙的小样卖,我就花了比香水原价(按容量折算)高三到四倍的价格,买了10种自制小样。

拆包是在下班后,邀请同事一块,居然双双被熏到。“不好闻”“臭死了”是我俩的共同反应。个人的喜好也不一样,她跟网上很多人一样,最喜欢海盐那款,然而我觉得还不错的薄荷,她超级不喜欢。

回来又一一打开闻了闻,体会如下:

鼠尾草与海盐,让我想起少时看漫画书的感觉,或许换句话,就是某种新鲜油墨的味道,然而我更喜欢有时光印记的书纸香,不是这种。牡丹与胭红麂绒,温暖柔和。法国菩提花,最有花的感觉,清新的。英国梨与小苍兰,甜蜜水果的味道。橙花,初闻刺鼻,完全没有想象中的橙花香,但再闻,又觉得有丝丝甜。白茉莉与薄荷,透彻清爽,凛冽,是我初闻最喜欢的,但旁人恐怕会不喜。红玫瑰,正宗玫瑰香,凡是闻过真玫瑰香气的,都能立刻回忆起当时凑近的感觉。蓝风铃,草的香气。黑石榴,浓烈,太浓烈,除此以外无法形容。黑莓与月桂,暑夏沉积的汗味。

综合起来,最喜欢牡丹,余味闻起来也最舒服。

……然而我最想说的,还是这个品牌的香水味道偏浓。

而一次性闻了十种香水,我的唯一感觉是,恶心。恶心的意思,没有丝毫的衍生含义,而是实实在在的生理反应。恶心反胃,晕晕乎乎。

更要命的是,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了,此刻萦绕鼻尖挥之不去的,是觉得最难闻的那两种。


当然积极的一面是,此刻我再闻去年在台湾买的这款香水,居然觉得还蛮好闻的。好闻多了。

真是比较出鉴别啊。

虽然我依然叫不出她的名字。无名氏香水小姐。

谢天谢地,短期内是不会买香水或香烛了。我这很容易就头脑发热燃起的购物欲可以消停一阵了。

评论(6)

热度(2)